聖蹟寺Holy Miracles Temple

點閱: 47

聖蹟寺(英語:Holy Miracles Temple),位於美國加州洛杉磯縣帕薩迪納市,為世界佛教總部所屬寺廟。

  • 聖蹟寺名稱由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認可的寺廟有很多,只要是做佛事、利益大眾的、政府有批文認可合格的正規寺廟,佛陀都會贊同。凡是政府批准的寺廟,佛陀都認可為他們題寫寺廟的寺名,但除了華藏寺、正法寺、古佛寺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取的名字,佛陀沒有給任何寺廟主動取過寺名,都是他們自己取好寺名後,拿去請佛陀題字,佛陀是免費給他們題寫寺廟的寺名。就連行正教正法、總部所修建的聖蹟寺,都是因為該寺在法會期間出現了巨大的聖蹟,佛陀才建議總部把原有的三藏寺改為聖蹟寺(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字第20210102號)。

  • 聖蹟寺重要建築

大雄寶殿

觀音聖殿

燃燈古佛殿

敍述如下:

大雄寶殿

聖蹟寺大雄寶殿正面供奉釋迦牟尼佛佛像與藥王菩薩、韋馱菩薩聖像,左側供奉對比佛像與護法金剛聖像,為該寺舉辦法會與接待佛弟子的主殿,例如:《藉心經說真諦》至寶經典法會勝義火供大法會等。

觀音聖殿

觀音聖殿位於大雄寶殿右側,供奉一尊立姿觀世音菩薩聖像與因海長老神異法相。2017年1月,佛教高僧因海老和尚在圓寂十幾天後,形態相貌回春變異,證得全身金剛不壞肉身舍利成就。

燃燈古佛殿

聖蹟寺將在燃燈古佛殿完竣後,為大眾提供《光明祈福燈》。《大智度論》曰:「如燃燈佛生時,一切身邊如燈,故稱燃燈佛或錠光佛。」燃燈古佛殿啓建於曾是多位佛陀於虛空中降下甘露之聖殿,該殿完工奉請燃燈古佛像入座,開光後正式成為燃燈古佛殿,為信眾設燃燈供奉燃燈古佛,其功德無量,因此在曾降甘露之聖殿的燃燈古佛前點燈,將會是全世界所有點燈殿堂中最殊勝之吉祥祈福大事。

  • 聖蹟寺活動

旺扎上尊在聖蹟寺誦經加持供燈信眾
Wangzha Shangzun Chants Sutras at the Holy Miracles Temple to Bless Buddhists Who Made Lamp Offerings​​​​​​​

旺扎上尊在聖蹟寺燃燈古佛殿,為所有點燈的善信們做祈禱唸經。

In the Dipankara Buddha Hall, Wangzha Shangzun prays and chants Sutras for all the faithfuls who beseech blessings by lighting Blessing Lamps.

視頻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aOQnd5zpH4

此文章鏈接:https://ibsahq.org/message-data?id=402

索朗仁欽(俗名:李昂澤)的懺悔文

佛弟子索朗仁欽(俗名:李昂澤)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參與法會的所有師兄師姐們懺悔。因我的罪過,沒有打開旺扎上尊桌上的麥克風,並且在上尊說話時已發現錯誤,但沒有馬上衝上前去開麥克風,導致所有坐在大雄寶殿外廣場上站滿的人山人海的佛弟子們聽不清楚、甚至聽不到上尊的開示。我還想瞞混過關,這種不關心眾生的行為、心中沒有眾生的態度,根本就不是人。我這樣一個豬狗不如的人,取消我的仁波切身份,我覺得是非常應該的。這個嚴重的罪過讓各地為求佛法、為求殊勝因緣的佛弟子們聽不到上尊的開示,我真是罪大惡極!

旺扎上尊是真正的大聖德、是具證量的不退地菩薩,要不然怎麼能夠輕鬆抓起重達1000多斤的攔殿金剛杵。很多人也都去試抓了、包括我和一位身材壯碩重達280磅專門在健身房訓練的人,兩人合力都無法抓動攔殿金剛杵,攔殿金剛杵就像是釘在地上一樣,紋風不動。我見到上尊的時候,我驚呆了,這…到底是人還是天神,簡直太莊嚴了!當看到上尊將攔殿金剛杵抓起時,我更是震驚、景仰,久久沈溺在震驚的情緒裡,忘了自己的職責是要去開麥克風的。

事情發生後,聖蹟寺開會檢討對眾生不關心的事,說我怎麼不讓眾生聽上尊的開示呢?!怎麼不讓眾生知道殿堂裡發生了什麼事呢?!為什麼要影響眾生讓眾生受不到加持呢?!為什麼不開麥克風呢?!並報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取消我的仁波切身份。

我真的豬狗不如,如我真的關心眾生,將眾生視為父母,我絕不會在知道麥克風沒開,知道在大殿廣場上為求佛法,不依不饒的虔誠佛弟子們聽不到上尊開示而無動於衷。

我虔誠地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所有參與殊勝法會的所有人深深的懺悔,希望能給我一個改過的機會。

我的罪過很大,我祈求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能悲憫我。以下是上尊開示的重要部份:

佛弟子們,我非常高興今天在這裡見到你們。我高興是因為你們有因緣在這一生能遇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這樣你們就能夠學習到正宗的、沒有被篡改的、原始的佛法,因為這樣,你們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當然非常高興。

佛弟子李昂澤再次向十方諸佛菩薩、旺扎上尊、及所有參與法會的師兄師姐們深深懺悔。

佛弟子 李昂澤
叩首懺悔
2019/3/11

釋若可的道歉文

西元2019年3月6日聖蹟寺湧來大批人潮,這些信眾都是因為聖蹟寺非常難得的恭請到旺扎上尊蒞臨本寺而來。大家都是為了晉見上尊,祈望得到佛法力量的加持。人來得很多,殿堂容不下所有的人,殿外也都擠滿了人。

上尊來了,大殿門口放了一個攔門杵,上尊提起這一千斤有餘的攔門杵,放下時,大地震動,這是何等了得啊! 因為根據金釦三段的身份必須要提起攔門杵。這就相當於當年釋迦牟尼佛要考阿難尊者要他從門縫中進來一樣。可以這樣說,全世界的大法王和大活佛們連上尊提起的攔門杵一半的重量都提不動 。

上尊符合法規,才有資格進入大殿,長頭禮拜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禮拜時,上尊呼到:“我,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本來自以為很圓滿,結果有大殿外的人對我們說他們什麼都沒有聽到,因為管理麥克風的工作人員沒有及時打開麥克風,而大殿外的人沒有聽到上尊的開示。殿外的人只有聽到上尊將千斤重的攔門杵放在地上大地震動的聲音,其他什麼都沒有聽到。

很多師兄師姐抱著滿懷崇敬、希望從海外而來, 聽不到旺扎上尊開示,都是我們作為出家人對不起他們!這是多麼粗糙自私的心,這樣不能體會他人感受,忘了關懷他人的心境,這就失掉了慈悲心,連愛心都沒了。

聖蹟寺慚愧比丘尼
釋若可 向大眾致歉
2019年3月11日

釋正祥的道歉文

前幾日許多佛教徒從四面八方趕到聖蹟寺拜見旺扎上尊,由於人數太多了,有一部份人坐在大殿內,而另一部份人因場地有限而坐到大殿外。廟子也準備了音響設備,以便坐在大殿外的師兄姐也能聽到上尊開示。但是執事人員仁欽仁波且太過分了,為了自己能夠拜見上尊,明明知道麥克風沒有開啟,大家聽不到,他毫不在乎,他不但不處理,完全跪在地上,像個癡呆兒一樣,呆癡癡地看著上尊,結果造成麥克風沒有開啟,坐在大殿外的師兄姐沒有辦法聽到旺扎上尊開示。

當法會結束時,有人來跟我們提出大殿外的人什麼都沒有聽到,我當下晴天霹靂,如果我不是出家人,這個仁欽仁波且應該剁成肉醬拿去喂狗。其實我也好不到哪裡,被旺扎上尊那世界上找不到的威武的形象給震攝住了。西藏的雪謙寺,有一個大活佛叫頂果欽哲仁波且,長得十分威武莊嚴,稱為世界第一莊嚴相。但是,當旺扎上尊出現時,我覺得若是拿頂果欽哲仁波且與旺扎上尊相比,無論從威武、力氣、莊嚴相,頂果欽哲仁波且都不及旺扎上尊。尤其旺扎上尊的力氣,應該是兩個頂果欽哲仁波且都無法撼動的。我認為頂果欽哲仁波且也無法抓起旺扎上尊千斤重的攔門金剛杵的一半重量。(撰寫維加斯新聞網“旺扎上尊果然非同凡體”稿子的人太不負責任,竟然將一千斤重的攔門金剛杵寫成了一千磅,實在太不應該。)

上尊進門時一步一拜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時,口中同時唸到“我,弟子旺扎,恭敬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我興奮得都快暈了。上尊還求佛陀師父為他摸頂,我能不興奮嗎?哪有時間關心麥克風開了沒有。我也沒有把眾生放在心裏,否則我也應該關心麥克風的事。

罪過弟子犯下了無法挽回的罪業,心裏非常痛悔,實在太對不起大家。所以罪過佛弟子釋正祥真心誠意地向諸佛菩薩、世界佛教總部及大眾公開懺悔,致以最誠摯的道歉,祈求大家原諒,我今後一定更加努力服務大眾,利益眾生。

罪過佛弟子
釋正祥 至誠懺悔致歉
2019年3月11日

  • 重要法會

2014年 《藉心經說真諦》至寶經典法會[2]

2018年 勝義火供大法會[3]

2019年 現量伏藏大法會

2020年 「拿杵上座」檢測真假聖者道行法會[4]

▲眾人在現場看到佛陀降下甘露穿過房頂和水晶缽蓋進入缽中。
文/洛杉磯訊
《藉心經說真諦》實在是至高無上殊勝的經典,此寶書於2014年陽曆3月7日,在美國聖蹟寺首度舉行加持法會,在法台上供奉了《藉心經說真諦》經典寶書,及由七眾行人唸誦修持的六部大法及聖咒和文書法水、楊枝等,前方存放了46枚準備法水加持的《藉心經說真諦》首發式印章。祿東贊慈仁嘉措法王把他親自從H.H.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裡請到的紫金銅缽,護送到了聖蹟寺,存放在精美堅固、花崗石雕成的祈福台上,由老法王祿東贊和八十多歲的開初仁波切及二十歲的貢嘎仁波切主持法會主角修法,祿東贊法王把缽親自交到開初仁波切手中,經祈禱後,浴沐壇城,再由貢嘎活佛打上清水,當眾洗缽,奉上祈福台,此次參會者全都是仁波切、法師、阿闍黎,大家十分虔誠地開始進入了唸誦六字大明咒和心經。
▲祿東贊法王用甘露領銜的七支聖水加持《藉心經說真諦》首發紀念版的印章、印泥。
法會開始大概十幾分鐘,空中突然狂風捲起,呼嘯鳴響,諸聖護法駕臨,但掛在帷壁上的黃幡緞布,竟然沒有吹捲,此時弟子們各自看到了不同的聖境,殊勝無法言喻!待到經咒停下來時,貢嘎仁波切正準備將六杯法水匯入中央缽中時,他突然穿過透明缽蓋看到缽內出現光芒,定睛一看,原來缽內竟然有非常多的甘露,此時驚喜之外,納頭便拜,頃刻會場一片喜樂之境,各自紛紛進到缽前恭看,有人看到是五彩色,有人看到是紫紅色,有人看到是白色,形體非人間物相,美妙玄提!大家驚喜讚嘆,經過一陣心情喜樂歡嘆,最後六杯法水終於匯入甘露,成為甘露領銜的七支聖水,祿東贊法王將楊枝澆上聖水,灑在首發式印章,加持印泥、印章,並敲響紫金銅缽,以表法音傳遍天際法界,利益六道眾生,福慧圓滿。雖然H.H.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到場修法,但由於佛陀所說《藉心經說真諦》經典所在處,由寶書之無量功德佛力,感召了佛降甘露,一切無上殊勝的聖蹟,徹底證明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藉心經說真諦》是最至高無上解脫成就的佛典經藏!
▲大家在現場看到佛陀降下甘露,恭賀《藉心經說真諦》至寶經典。
雖然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未親自主法修持,但是祂在把缽交給祿東贊法王時說:「我不參加你們的法會了,我相信十方諸佛會加持你們法會的,因為《藉心經說真諦》是最至高無上圓滿的寶書,它會感召加持。」另外特地告知大家,此法缽於2014年3月23日將會駕臨香港法會,敲響鳴聲為大家祈禱祝福,並與H.H.第三世多杰羌佛2012年返老回春時的對比照片,一併供奉在聖物室中供大家瞻仰法喜。(新聞來源: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 勝義火供大法會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2018-09-21 20:57:00 | 攘瓊諾桑

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稀世難逢的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 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缽,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讓我們親自在現場見識了真正如來正法的至高偉大。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煙,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撒水下來的, 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

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

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

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會。」,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擺上文具於法座,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說到「墨跡未乾圓寂」,他能寫說「墨跡未乾圓寂」,那就是他一放筆就圓寂了。


如欲閱讀完整內容,請至中時新聞網: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1019000708-260116?from=copy

  • 現量伏藏大法會

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2019年03月19日   維加斯新聞報

楊慧君特稿

                在大力王尊者堪千旺扎上尊在聖跡寺展示抓起千斤重攔殿金剛杵的第二天,即二零一九年三月七日,聖跡寺來了一位比上尊更高的“玉尊”,當著近兩百人展顯現量伏藏道行!

       藏密法分為兩大類,一是經書法本翻譯,為嘎瑪,二是伏藏取出為代瑪。代瑪又分為南藏北藏。而伏藏包括開藏,總稱伏藏法。伏藏法又分昔量伏藏和現量伏藏。伏藏師三字,在藏密中常見,藏密佛教徒幾乎人人皆知。昔量伏藏顧名思義,即佛陀或前輩祖師如釋迦牟尼佛、蓮花生大師等,將一些機緣尚未成熟或將招魔害暫時不宜傳世的佛法法本、法物秘密埋藏起來,待因緣成熟時,由後世祖師開掘出來傳法。伏藏共分兩大類,上部伏藏和下部伏藏,合稱併為南藏。而後來後藏的增郭吉登曲堅刻印了新的伏藏,稱為北藏。這些都不重要,無非匿藏經書聖物等,開藏才需聖量獲取。

       但是,昔量伏藏並非絕對需要聖證量,有時可依照記載或祖師留下的線索尋找,而且時隔久遠,加之末法時期的種種怪劣騙子假聖者等造作,那伏藏物到底是前輩祖師伏藏的還是凡夫充聖人自藏自取的騙局,誰也說不清。故佛菩薩為了預防以假充聖的邪惡騙師,規定取藏師本人必須舉行現量伏藏來證明自己開藏取寶的真實性。現量伏藏絕對不允許有線索記載可尋,儀式慎重中加嚴格,當場當眾從數百人或千萬人中抽籤定出十位伏藏者在眾人監管下伏藏,讓被關在另外一處的大聖師當場當眾開藏,沒有絲毫虛假能夠混入!佛史上,具現量伏藏道行的有蓮花生大師取佛陀講經,還有宗喀巴大師、瑪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杜松淺巴法王。連阿底峽尊者修現量伏藏法都曾失敗過兩次,可想此法所需聖量之高,非具有聖量者就能企及的。就是三段金釦上尊,可取昔量伏藏,也很難取出現量伏藏。八地到十地大菩薩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現量伏藏。唯有大摩訶薩才能確切地開藏無誤。能現量伏藏,意味著該伏藏大師的所有開藏取出的佛法、法器等必然真實無疑。故,凡未經現量伏藏證實的法,都是不準確的,統稱世俗佛法。因為世俗佛法必須還要經過勝義擇決才能確認是否為真伏藏勝義佛法或法器,但勝義擇決又必須是要大摩訶薩、等妙覺菩薩才能作的。

  現量伏藏的法本或法物,不是一件,而是十件,每件東西不同,其中真正的法本或法物只有一件,混雜在外表一模一樣的許多件當中,在眾目睽睽監看之下,由抽籤出來的十位伏藏者,到另外一間隱秘的房中,在開藏的巨圣德看不到的地方打包、隱藏,再拿出來伏藏。此時開藏巨圣師一口指出唯一的聖物在何處。

   三月七日這一天,女巨聖德“玉尊”來到聖跡寺大殿,拒絕現場一百七十多位法王、活佛、大法師等的供養,“玉尊”從法會開始到結束未發一語,她不要名利,不露聖顏,只為開藏,表正法在此地,普利眾生。四段金釦“玉尊”道行高深莫測。

   此次現量伏藏的聖物是“照妖鏡”,這是即便具有神通也沒有辦法現量取藏的。修法開始,照妖鏡與十面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普通小鏡子混在一起,現場抽籤選出的十位伏藏者,被隔絕在另一旁的觀音殿中,門口有人嚴守。“玉尊”與一百多人在另外一處所,與那十人相互隔開,無法通悉。十人在觀音殿內將十面小鏡子分別用十條一樣的白色哈達包裹起來,放在黑布袋子中,自然外形形體混亂,就是伏藏的十個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哪一面是照妖鏡,因為十面鏡子完全相同一模一樣,再加上哈達包裹,再放入黑布袋中,形體形象早已混亂沒有樣式。緊接著,十人隨意從布袋中拿出包著的鏡子分別伏藏,伏藏好後即刻返回觀音殿關起門來,就是這十個人也毫不知曉照妖鏡在何處,而“玉尊”毫不沾邊、從不接觸,竟然坐在另外的帳中很快便舉牌宣佈什麼地方有伏藏照妖鏡。此時原伏藏的佛弟子又從觀音殿出來,按照“玉尊”的預言法旨開藏見證。當開藏出來的鏡子呈放在聖跡寺大殿中央的油燈前一照時,十個伏藏者都驚呆了,果然是照妖鏡!一百多位佛弟子爭先恐後、興奮地圍聚在巴掌大的小鏡子跟前,照妖鏡里反映出的根本不是常識中的一盞燈,一聲接一聲的高喊迴蕩在大雄寶殿:“三盞!”“我看到五盞!”“四盞!”“八盞!”……有幾人看到邪惡相!然而,其它九面看起來與照妖鏡完全一樣的小鏡子,所有人都只能從中看到一盞燈,也沒有什麼邪惡相。伏藏開藏一共兩輪,”“玉尊””兩次都輕易地舉牌預言指定出真正的照妖鏡伏藏在何處!

   我是伏藏者之一,我必須說,太厲害了!如果不用油燈仔細鑒別,我們十個人試做,明擺著睜開大眼睛來分辨,也看不出哪一面是照妖鏡!十面鏡子一個模樣,都是水銀鏡子,不要說伏藏了,明擺在大家面前都選不出照妖鏡是哪一面!”“玉尊””完全不沾鏡子的邊,竟然知道伏藏的照妖鏡在哪裡,實在是佛國巨聖降人間!”

   我們特地去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此說法,羌佛說:“什麼照妖鏡,不值分文,不能成就。這只不過是一個標記而已,是沒有意義的,學佛修行才重要!!!”

   我們記住了佛陀的教導,最重要的是學佛修行,管它什麼照妖鏡,那是成就不了人的。而現量伏藏的法義重點不是照妖鏡而是“玉尊”能從十個伏藏起來一模一樣的水銀鏡子中,準確地舉牌公告聖物所在處!那些在我們凡胎肉眼中沒有差別的鏡子,還伏藏起來了,但在“玉尊”的道行里,卻是無法藏匿!千萬不要小看那舉牌宣佈在何處有聖物的動作,試想一下,如果換作另外的大法王或者你我,我們敢宣佈嗎?我們敢瞎猜嗎?那可是要當眾打開來見真章的呀!這不是說大話、講開示、吹牛能解決的事啊!一當打開來不是聖物,怎麼下台?只會徹底完蛋,從此倒霉!所以,巨聖德與聖德之別,也就在這舉牌宣佈的瞬間,一翻兩瞪眼、黑白湛然!就是有神通的聖者,用天眼通能看破墻壁、穿過山石,看到的也是同樣的鏡子,根本分辨不了哪一面是照妖鏡,更況凡夫哪有道力沾得上現量伏藏?!

   修法一結束,現量伏藏必須的佛聖加持的稀世大寶丸也同時修成,大家十分感動,發心準備盡其一切供養大摩訶薩“玉尊”,怎奈“玉尊”一言不發,分文不收,飄然離眾,不見蹤影,留下的只有佛弟子們的感慨:“這世上號稱大法王、大法師、聖者大菩薩的人何其之多,有的名聲震天響,著書開示一大堆,空洞無道行,盡收供養為目的,可他們對真正的佛法不要說自己沒有,連見還沒見到過呢!這些所謂的名流大人物,到底有誰拿出了如“玉尊”一樣的佛法聖量?他們能實地修一場現量伏藏法,給求法若渴的眾生看一看,來證明自己掌有的傳承是真正的佛法嗎?!找不到一個真貨色啊!費人深思啊!

「拿杵上座」檢測真假聖者道行法會

一些信眾看到世界佛教正心會在報上的告示,詢問了聖蹟寺有關問題,為此,聖蹟寺特作出說明如下:

一、 懸賞聲明不是聖蹟寺作的,聖蹟寺不僅沒有這個資金用於懸賞,更重要的是,聖蹟寺是嚴格遵照佛陀的教誡來修行的一個寺廟,不會去做任何與人爭輸贏、比高低的事情。目前正心會所發的懸賞聲明是香港的金豔萍、徐蒞達兩位善信所作的,緣於當時他們親自加入了在聖蹟寺舉行的佛教內部為佛弟子舉行的體質體力的考核,他們見證了開初教尊的聖體質聖體力,為此,他們想看看人類的體質體力的實際狀況,了解實際情況,便出重金作了有法律公證的懸賞聲明,並委託聖蹟寺的釋正睿法師代表他們處理這件事情。由於拿杵上座的金剛杵是存放在聖蹟寺的,鑑於此聖蹟寺同意金豔萍、徐蒞達他們在聖蹟寺舉行懸賞拿杵上座。

二、 今天,聖蹟寺對開初教尊說到世界佛教正心會將在台灣舉行拿杵上座的事,開初教尊很嚴肅地說:“人生無常,修行的時間都不夠,如果還會隨外境所牽,那還修什麼行呢?修行就要修徹底。今天你們不提到劉子朋這個名字,我還沒有聽到過他,自然也不知道他是在做什麼,我修行差,一無智慧,二無道行。劉先生說得對,我本來就是一個老頭嘛,只要他高興,他想說什麼,就隨他說吧。若有人罵我、謗我,能給他換得幸福愉快,我會為他祝福。但是,妖魔要謗佛、謗法、謗僧,那就絕對不應該了。其實,我想230磅重的金剛杵,八九十歲的老年人拿得起的人有的是,我雖然修行一般,但自知年將90的人了,我不會把時間用在哪一個人對我的評長論短上。我的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社會上遭到妖孽們大肆瘋狂地誣衊誹謗,絲毫也動不了祂的心,十年都沒有拿出國際刑警的公函來證明祂的清白,這是世界上從來沒有聽聞過的至高無我的聖蹟!至少我在佛陀師父的身上也有點點體會吧,傷害他人、爭名奪利是跟我無緣的。”

三、 世界佛教正心會舉行拿杵上座的測試,是受金豔萍、徐蒞達的委託人釋正睿法師的委託,是為金豔萍、徐蒞達兩位善信的拿杵上座懸賞所作的事,世界佛教正心會不是跟誰比高低、爭輸贏,而是因為劉子朋身為佛教外行,卻大肆誹謗佛陀,詆毀佛法,為了踐踏開初教尊老人,不惜說大話、假話,由於金剛槓是聖蹟寺的,因此本寺同意將我們佛教內部測試佛弟子體質體力的拿杵上座金剛槓,提供給金豔萍、徐蒞達他們懸賞測試使用,讓大家實際了解情況。只是在台灣的世界佛教正心會的個別工作人員把性質搞錯了,出現了偏錯的告示,現特地說明。但是,拿杵上座對鑑別超凡的體質體力,是絕對正確的。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佛教寺廟介紹 | 標籤: , , | 發佈留言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學佛》

點閱: 56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學佛2016-09-13 法音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學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學佛》是至高法寶!行人不學此法,難以成就。《學佛》的PDF版本現在已經在本總部網站公開發佈了,以便利所有行人下載恭讀。請按選本頁下方任何一個下載按鍵下載。以下恭錄這本寶書前面的“出版社說明”和“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說明”。 -2020年9月3日

學佛寶書

出版社說明

在恭讀《學佛》一書之前,首先讓大家了解一下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來歷和我們出書的目的。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這不是自稱,也不是自封的,而是由西藏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們一致公認行文認證的,如整個世界佛教化虹身大法掌教領袖、晉美彭措的上師多智欽大法王;阿秋大法王;貝諾大法王;吉美多吉大法王;楚西大法王;達龍哲珠大法王;公保都穆曲杰法王;夏瑪巴攝政王;唐東格博大聖德等佛教首腦們一致認證附議的,并經由金剛法曼擇決,定性了佛教首腦們的認證真實不虛:確定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本初佛多杰羌佛的轉世真身!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自從有佛教史以來是唯一的一位獲得最多最高認證的獨一人,因此可想而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自然成了佛法至高妙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契理契機,法理清晰透徹,深淺得宜,是最好的佛經,是最適合所有行人學習佛法、成就快捷的至高妙寶教法。

這本《學佛》一書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佛州邁阿密為隨行弟子們當眾所說的法,也是所有佛弟子要成就解脫所必需學習、必需要施行的最重要的法寶,說法間,一匹碩大無比的西洋菩提樹的葉子當眾從空而降,更為此法寶增添了一樁聖蹟公案。

現在出版此佛書的目的是方便大眾學習,落實於修行,從而走上利益眾生、和平世界、吉祥安樂、成就解脫之路。能學習羌佛的教導,為眾生的行善增益盡一份力量,是我社的榮幸,更是我們的本份。

法音出版社

對比佛像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的說明

下面藍色的字是完整抄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對發行照片的講話 全文,羌佛說: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要求發放我這兩張相片,讓我講幾句話,首先我不會收發售照片的錢,但你總部要低價給購買者。照片上稱名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我同不同意,都會這樣署名,這是我的名字, 是世界上很多佛教宗派的領袖行文認證附議的!是政府法定的!不是我自稱的,雖然法定了佛陀稱號為名字,我卻是擁有虛名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我不是菩薩,不是羅漢,不是尊者,不是法王,不是活佛,我不是聖人,是慚愧者。你們總部在發行照片的時候,不要在我的名字上加 “ 南無 ” ,我沒有資格冠上 “ 南無 ” 二字。我曾發心代眾生擔業,體力大減,快捷衰竭而老態現前,有如說代生擔業,莫如說我慚 愧之軀自身體弱多病。近日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強行把我的照片拿來作了 “金剛法曼” 擇決,不管你們用什麼擇定,我都不認可,因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年輕照片的我是用一位長德給了我一劑藥 物洗滌的現象,其實當今醫療界已經有更多的美容辦法,我不懂返老回春的佛法,隨著時間,慢慢又會老了,原在於我是一個與你們一樣 的人,沒有本事定住無常,但是有一點與你們不一樣!我擁有佛教徒所需要的、圓滿解脫成就的頂級如來大法,也就是十方諸佛共有不二的:遠離封建迷信、怪力亂神、邪師騙子、附佛外道、邪教、邪書。 要嚴持佛教戒律,大悲為本,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捨己利他,忍辱愧行,自淨其意,面對眾生不分殘缺病康,一律平等視為親人,要知萬法皆因果,善因得善報,善報結善果,善果獲正法,依法圓福慧,步入成就境,脫離眾生苦,了脫生死輪,圓滿成佛道!這就是我行持的教戒,我毫不含糊地說,我說的佛法絕對是十方諸佛的如來正法!這一點是不能客氣的,為什麼?必須如語實語,不然將會誤導行人。若人實修《解脫大手印》,悟徹《藉心經說真諦》,多聽聞我說的、沒有被人竄改或代言的法音,最好是看我說的法所出版的書,而你又確實對諸佛真正之虔誠!我第三世多杰羌佛保證你學到大法福慧達圓,今生成就有餘!如果你作為人師,至少得深入一些經論基礎,如心經、金剛經、華嚴經、妙法蓮華經、楞嚴經、阿含經、因明論、中觀 論、俱舍論、般若論、戒律論、唯識論、菩提道次第論、菩薩入行論等,這樣會減少教學誤入歧途的可能性。現有人提出他就學我的醫療藥物美容法吧,好!只要你把《解脫大手印》「暇滿殊勝海心髓」、「最 勝菩提空行海心髓」學通其中一髓實施了,就能確保福慧圓滿解脫成 就的至高頂聖大法為你所用!那時你還需要什麼醫療藥物美容法呢? 最後提醒大家一定注意,現有一些人,有的是為師之人,借用我以種種方法行騙,望小心慎之觀察,慎之!

發放我以上的對比相片,一定要保留我的以上講話,凡去掉我的講話而單發相片,皆是邪惡之人無疑!

下面是我們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所說的實在話:

我總部拜學了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講話,讓我總部全體同仁慚愧至極,我們有些人真把自己當成大菩薩了,吹得天上有地下無,而實 質在他身上看不到半點道量成就,只會充當尊者、法王、大活佛、大法 師、上師,不知自我修行!今天生為真正的佛陀而從不顧忌榮譽地位形象的自毀,為了利益眾生,把自己貶低降說成是與大家一樣的普通人。 實質上事實證明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幾千年佛史上實際展示顯密高峰、五明圓滿的真正代表!也是佛史上只利益服務大家而不收任何供養的唯一實施者。要知道萬有不離因果,因果的感報是如影隨形的,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是佛陀之因的果顯!正因為如此才根本找不到一 位能與之品評。羌佛說不用 “ 南無 ” ,我們在標題上不冠,但是在 “ 金 剛法曼 ” 定性為佛陀後,我們必須冠 “ 南無 ” 二字。照片是當著公眾現 場所拍攝的, 2012 年 10 月 18 日照的老態照片,返老回春照片是第二天 19日照的。由於佛陀代眾生擔業,三個月的時間成了老人衰竭相,此時很 多人見狀,生了退失修行的心,於此所逼無奈之下,佛陀只得在公眾面 前快捷回春驅走衰竭,恢復了體力,變成比祂青少年時代更加莊嚴英俊的青年相貌,世界上至今為止,根本就沒有如此快捷返老回春、五官大換、眉毛更新、又恢復體力的藥物,僅憑這兩天之內所拍的以上兩張對比照片,這是普通人嗎?你說是嗎?為此金釦三段大聖德旺扎上尊把公眾推荐的六十多歲的老人,當著大家約十分鐘的時間,就把老人的整個 半邊臉加持回春到了卅歲左右的現象,讓大眾現場見到了回春佛法的事實,一人兩半臉的鮮明對比。上尊說: “ 我這點道行,在佛陀面前是幼稚可笑,佛陀師父是宇宙,我只是一塊小石粒子,我等再多的尊者法王加在一起,給羌佛師父提鞋子都不夠格。” 羌佛不承認自己是佛陀,我們必須對眾生作一交代,因此實行了兩場應證萬聖之尊的如來大法 “金剛法曼”擇決,由旺扎上尊主持修法,莫知教尊、祿東贊法王、開初孺尊等幾十位高僧大德居士現場鑒證,當著眾人的面前,把照片放在一張裸面平板桌面上,捻一撮恆河砂,放在照片的頭髮頂上,經旺扎上尊修法,恆河砂突然神變,在眾大驚,一粒一粒砂重疊變成了頭髮絲,很快又自動打結成髮絲的報身佛冠,戴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的頭頂上,而六祖惠能只顯示了菩薩的法冠,詳見當天的發誓簽名文證,羌佛說自己是普通人,已經不成立了,且不說羌佛顯密完美、五明高峰, 快速返老回春的照片就在我們面前。鐵證如山!推不翻的!僅憑 “金剛法曼” 擇決鐵證法定,定性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原始古佛多杰羌 佛的應世,同時也擇決印證了南無釋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否認不了了!當天參加 “金剛法曼” 法會在場參會親見的人,發重誓後簽名作了證的。只要是按照羌佛所說的法去實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已保證你們成就有餘,這是佛陀的宣言,不是空話,就憑現在已經學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傳的法,有名、有姓、有法、有道的大成就者比比皆是,有目共睹,這事實難道說不存在嗎?鐵證如山啊!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不分類 | 標籤: , , | 發佈留言

“大媽團”的沖繩之旅

點閱: 81

  今天來跟大家聊聊大媽團的沖繩之旅,話說2016年小月60幾歲的媽媽終於看開了,很開心的要我帶她去日本玩,所以我就開始計劃帶著老媽去沖繩自助旅行。一開始有考慮去玩個5天,但在網上爬了下文,發現沖繩真的很小,其實玩個4天,早去晚回也可以玩得很開心,所以就改成了43夜的行程。

  考量到主要成員都是平捨不得花錢的大媽們(我媽、我媽的好友和我姑姑),再加上大媽們行程常常喜歡改來改去的,所以選了廉價航空(香草航空)行程可更改的機票。

  到沖繩那霸機場的第一件事,當然是把腳找回來(租車)了,但很不幸的是香草航空剛好停在LCC航廈,而LCC航廈沒有提供接送服務…(淚崩)。因為我們預定的是Times Car Rental的車,所以只好打電話去問該怎麼到租車地點。所幸對方告知 可以搭乘免付費循環巴士請到國內線航廈,再從國內線航廈搭接送巴士到Times Car Rental。(感謝佛菩薩幫忙~!)

< 未完待續>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旅行日誌 | 發佈留言

义云高 大师追踪报导:义大师 的稀世绝唱 | 义云高大师《威震图》水墨画6495万卖出 | 义云高 集六大家于一身

點閱: 41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义云高 大师追踪报导:义大师 的稀世绝唱

香港天王巨星张学友近年来在影艺界屡创佳绩。其唱片销售量自专辑「吻别」起,一路扶摇直上,被称为天王已是众所公认的事实,不过关于他拜师学佛的事情却鲜少有人提起。
张学友的师父正是 义云高 大师・・・

台湾日报 A19 2000/5/29 星期一 义云高大师《威震图》水墨画6495万卖出

(台北讯)佛教大师义云高大师的《威震》图水墨画于昨日交由甄藏国际艺术有限公司拍卖,以六千四百九十五万台币拍出,此画遇上了知音。这位收藏家説:他非常喜爱艺术,虽然不认识义云高大师,但早就渴望得到大师的书画,能买到大师的画,也算圆了心愿了。
这一消息成了轰动新闻,成爲水墨画在世界上史无前例之天价,但义云高大师的画的价值爲什麽要值这麽多钱?而且是六、七人争先恐后的竞投,这是自艺术史以来,所有名家大师从未达到的高度,义云高大师成了水墨画坛泰山之顶的高峰。正因爲他的画有如此价值,几日之间,各类彷冒他的书画作品的不法人士已纷纷出笼。但据了解,义云高在拍卖之前早已爲他的作品作了特殊无法彷冒的保险法。
他也早就与世界佛教协会签订了协定,凡义云高大师本人亲自所作的书画,要由义云高大师亲自书写手本保证书,盖上他本人之金印指纹、密记,但是其手本必须要先由世界佛教协会五明艺术部鉴定是否爲义云高大师的真迹精品书画以后,然后盖上『云高』二字密印底纹的精品章。
义云高大师见到该画盖有此章方可亲自书写手本,手本上同时鑑盖有世界佛教协会的钢印,并由该会的主席亲自签字,所以,凡没有义云高大师亲自书写的依此法定性严格条例规定的手本,应被视爲假冒僞品。
义云高大师早在一九九五年于中国大邑县静惠山庄将自己的不成熟书画当衆焚烧。
爲了对后世负责,世界佛教协会决定凡属假僞的义云高大师的书画作品,一律不批准义云高大师书写手本,同时,义云高大师在学习研究书画期的不成熟作品一律不办理手本。

大師威震畫壇 大力再創天價 (2000年1月26日刊載於自立晚報)

义云高 集六大家于一身 

佛敎的画 超越艺术界画价 被认爲是佛敎法王大师 所以五明俱足师

有人评论説,义云高大师是佛法家,有人説是大画家,又是大歌唱家,是大医学家,是伦理道德大家,也有人説他是科学家。五月二十八日 ,义云高大师的威震图将由甄藏国际艺术有限公司开价三千万台币拍卖,昨日新闻刊出 ,世界画坛闻之大爲震惊,好像一个原子弹爆炸了,认爲义云高大师是佛教的画, 超越艺术界的画价。
其实义云高大师的画作十一幅作品早在西元一九七八年即由中国参加美国费城的国际艺术展览,中国政府还专门修建了历史上第一座大型艺术博物馆来陈列他的两百多幅画作。义云高大师同时也是中国艺术界的领袖人物,二十几岁即担任中国教科文国画研究会会长,该会在艺坛层次极高,领导人有周颖南、吴丈蜀、钱君匋、谢稚柳、梁漱冥、万籁鸣、臧克家等。
在中国画史上,像他的技法 、风格以及品类如此丰富的,也很少,如张大千先生三种技法,能画线条技法,能画传统技法,能画泼墨技法,但义云高一个人即能画几十种不同的技法,并且种类繁多,无所不精。画山水、人物、动物、花鸟、鱼虫,无论是工笔和大写 ,都达到格高境大、气韵生动的境界,在他那一本重五公斤半的巨型画集中,即可见端倪 。一九九六年,四川日报、成都晚报就公开刊登广告,拍卖行以每平方英吋1700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大师的画作。 他同时也是伦理道德家,出有《义云高大师哲言选》等书。他是歌唱家,出有十四盘歌唱专辑带,着名歌唱家张学友都算是他的学生。他是科学家, 研究有霸王春、碧玉春,成爲世界茶道上最极品之名茶。他是医学家,曾经爲各类人治病 ,一天挂号达三百多人,研究有「 一次灵」和「风湿注射液 」等若干种药。义云高大师爲什麽一个人竟然积聚了若干专家的本事?据指出,主要他被认爲是佛教法王大师,因此五明俱足师。(杨雅君)

美洲国家组织举办义云高大师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韵雕作品展

https://www.youtube.com/embed/0qmTA5v2ii8?feature=oembed美洲国家组织举办 义云高 大师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韵雕作品展

OAS办 义云高 韵凋艺展 – 星岛日报 SING TAO DAILY 2003年8月1日星期五 农曆癸未年七月初四 美东版

本报记者田边华盛顿报导
由美、加、墨等三十四国组成的美洲国家组织(OAS)于七月二十八日(星期一)晚间在华府西北区22街的马里欧饭店举办了一场《义云高大师韵凋艺术作品展》,邀请各国驻美大使、美国参、众议员及少数侨界人士前往观赏旅居加州的义云高大师所创作的三件韵凋作品及二十六桢作品照片,参观者对这项创新艺术均留下深刻印象。
前哥伦比亚总统、现任美洲国家组织祕书长凯萨.盖维瑞雅亲自主持了展览的开幕仪式,其他前往参观的贵宾还包括千里达共和国大使、哥伦比亚大使、巴贝多大使、格瑞那达大使、乌拉圭大使、巴拉圭大使、哈瑞汉众议员、白宫总统亚太顾问委员会主席祖炳民教授、商务部助理副部长董继玲以及着名书画家毛戎、侨界闻人饶世永、沉葆夫妇等。盖维瑞雅秘书长在致词时推崇义云高大师在佛学、哲学、科学等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因此也有很高的艺术境界;他所创作的韵凋艺术,是超越自然美的艺术精魂,为人类带来美好的享受。
根据记者实际观赏体会,韵凋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凋刻作品,是一种创新的艺术,所使用的素材也很独特,是一种延展性很强的特殊树脂,无论是创意以及凋塑手法都是前所未见的。
韵凋作品中看不出刀刻的痕迹,甚至很难看出作品表达的究竟是现实世界裡的什麽现象;习惯了欣赏罗丹的《思想者》等传统凋刻艺术的人,在韵凋作品前可得好好思量,细细体会。
义云高大师的随行者表示,韵凋作品的内涵是允许观众自由畅想的。既然如此,大胆的言论和想像就不可避免。从作品的造型和着色来看,记者将韵凋所表现的内容理解为人体内部的微观组织结构,从这个意义上说,韵凋的内涵是歌颂生命,惊叹生命的奇特。
此次展览作品分两大类:韵凋原作三件《神祕石中雾》、《高士图》和《堂皇块石兮》及二十六件韵凋图片的展示。
《神秘石中雾》是一件重约四百磅的作品,外部呈现墨绿色,透过观望口看去,裏面则是”洁白的世界”,颇似地质现象中的”溶洞”,透过灯光效果,可以显现出洞中的雾境。《高士图》塑造出巍峨的崇山峻岭,老翁闲居其间;《堂皇块石兮》则为名符其实堂皇巨作,突显出巨石变化莫测的层次和色彩。

义云高 大师是人类文化艺术上唯一能超越自然的艺术巨匠

https://youtube.com/watch?v=7UmAlyhVuDM%3Ffeature%3Doembed%E4%B9%89%E4%BA%91%E9%AB%98%E5%A4%A7%E5%B8%88%E6%98%AF%E4%BA%BA%E7%B1%BB%E6%96%87%E5%8C%96%E8%89%BA%E6%9C%AF%E4%B8%8A%E5%94%AF%E4%B8%80%E8%83%BD%E8%B6%85%E8%B6%8A%E8%87%AA%E7%84%B6%E7%9A%84%E8%89%BA%E6%9C%AF%E5%B7%A8%E5%8C%A0

义云高 大师追踪报导:义大师 的稀世绝唱 | 义云高大师《威震图》水墨画6495万卖出 | 义云高 集六大家于一身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藝術 | 發佈留言

义云高大师追踪报导:义大师的稀世绝唱ー1996 年 8 月号刊载于投资中国之大陆风情

點閱: 38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香港天王巨星张学友近年来在影艺界屡创佳绩。其唱片销售量自专辑「吻别」起,一路扶摇直上,被称为天王已是众所公认的事实,不过关于他拜师学佛的事情却鲜少有人提起。
张学友的师父正是义云高大师,也就是喜饶根登大活佛的金刚上师。云高大师是一位受到国际肯定的艺术、哲学、与文化等多方面造诣深厚的大师,曾获得由48国及地区、5,612名专家学者所组成世界文化大会颁發的国际元首级大师勋章。此外,大陆政府更在四川大邑县为其兴建了一座宏伟壮观的大师馆。在世者能受到建立纪念馆的特殊待遇,确实独一无二,也更彰显他的成就与贡献。
云高大师在去(1995)年5月应奥林匹亚体育文教基金会及云慈正觉会的邀请来台访问,本刊曾作过专题介绍(详见第16期),这次藉由拜访喜饶根登上师的机会,我们得到了云高大师最新的消息。应张学友等众多弟子的恳请,大师谱了一首「稀世绝唱」之作,举凡词、曲、吟、唱皆大师一手包办。
其歌韵之丰美,音声之变化,可谓千鸣万啭,出神入化。扬者有如山呼海啸,乾坤为之激盪;抑者则委婉曼妙,柔约有緻,细腻动人。有嘎拉(金刚)之狮吼,有达拉(度母)之梵唱,有深观之發抒(心经),有梵因之啭呗(明证可誉凋),有古文人之吟哦咏言,有地方戏曲的唱诵,更有最时兴的摇滚Rap;其歌唱技法之运作更超越了传统的声乐范畴,不止体腔之共鸣而已,实已达法界之相应唱和。故「稀世绝唱」可令闻者大开耳界,听到各类音声,更可提昇心灵层次,长养道德实力,更可透过大师修为的音声加持力,达到身心直接的淨化转化。
根据为大师配乐者说:「由于大师的词曲古意盎然,学养深厚,又音声千变万化且任运自在,随兴而唱,故以吾人贫乏的人文素养与音乐造诣,实难于衬托附丽,每觉大师的音声若不配乐更加高妙,但又怕曲高和寡,闻者畏难而不能接受,因而失去大师製作此音乐带之慈悲本怀,故虽明知是狐尾续貂,未尽其意,仍勉力为之,只恐是有损大师作品之完美,还望听众鉴谅」,言者是如此地诚恳,显係肺腑之言。听众们唯有用心聆赏体会,方能得其妙受用。
相信云高大师的「稀世绝唱」必会造成音乐界的大轰动、大震撼,不仅学佛者可饮法露,爱乐者更不会错过这非凡人的音声,或可称之为世纪之音—新人类新音声!
图上文字:中坐者为义云高上师,左为喜饶根登上师,右为张学友 云慈正觉会/提供

投资中国 1996年8月号

#义云高

义云高大师追踪报导:义大师的稀世绝唱ー1996 年 8 月号刊载于投资中国之大陆风情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不分類 | 發佈留言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品 《枇杷》

點閱: 46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作品 – 枇杷

2015/9/15《枇杷》 賣出了1020萬美元的天價 ,這張畫只有 6 平方呎 ,也就是每平方呎價格達到 170 萬美金(每平方呎 1317.5 萬港幣 ), 這是在2015年 9月 12日結束的貞觀國際紐約秋拍會上爆出的消息。 針對《枇杷》的競拍特別激烈,來自歐洲,美國本土和亞洲的買家都想將這幅精品據為己有,經過數輪的搶奪,最後由一位亞裔面孔的女士在1020萬美金的落槌聲中笑開了花,成為最後贏家。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神妙超絕書畫頂峰藝術 – 枇杷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成就解脫之路:https://learnthebuddha.blogspot.tw/

一念之間:https://a832722.blog

成就解脫之路:http://chihming9999.pixnet.net/blog

隨緣自在:https://comfortable9.wordpress.com

#第三世多杰羌佛#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多杰羌佛#一念之間#成就解脫之路#隨緣自在#三世多杰羌佛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不分類 | 發佈留言

關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的新聞 – 更多媒體報導

點閱: 54

2020年報導  2020年09月30日

關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的新聞 – 更多媒體報導
請見下方和附件!

世界新聞網_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授稱委員會: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變更的_9-29-2020 PDF

台灣時報電子報_教皇聖職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權退回的_9-28-2020 PDF

東網_佛教教皇嚴肅定性_9-29-2020 PDF

Yahoo奇摩新聞_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授稱委員會: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變更的_9-27-2020 PDF

台灣時報電子報:https://www.taiwantimes.com.tw/ncon.php?num=128777page=ncon.php
 世界新聞網: https://cms.wj411.com/portal/index/newshare_weibo.jsp?id=2296936&source=11
 東網: https://hk.on.cc/hk/bkn/cnt/amenews/20200929/bkn-20200929080035971-0929_00972_001.html
 關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的新聞 – 更多媒體報導

此文章鏈接:https://ibsahq.org/news-data?id=369

#第三世多杰羌佛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新聞 | 發佈留言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聯合決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是無效的

點閱: 36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聯合決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是無效的 
    早在2018年一月,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決議,冊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拒絕接受。世界佛教總部為弘揚正法,利益眾生,接收了該冊封令和權杖。當世界佛教總部把世界佛教教皇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恭呈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時,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釋迦牟尼佛在權杖端頭上莊嚴而坐,我們應該尊敬南無釋迦牟尼佛。然後高舉過頭頂,單手合掌以作恭敬之義。可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表示祂只是一個慚愧的修行者,堅決不接受這個封授,當即就退回給了兩會。 

    在今年9月23日,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作出了最終的聯合決議,確定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冊封令和教皇權杖的做法是無效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從2018年1月31日起即正式升座世界佛教教皇!而且,世界佛教教皇只屬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其他任何人不得使用,此為永久性不可更變的定論!

    世界佛教總部完全認同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的決議,和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作出的確切論斷!總部認定兩會作出的決議是十分正確的,是百分之百符合實際的,大家請詳見媒體報導中的兩會決議。

    由於媒體報導甚多,無法一一轉貼,這裡只將部分紙質媒體和網路媒體的報導,轉寄給大家。

世界日報 2020年9月26日報導: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授稱委員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變更的
    2020年9月24日,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主席Suzi Leggett女士來到世界佛教總部所屬的聖蹟寺,代表世界和平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作出終極宣布: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佛教教皇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是無效的,世界佛教教皇只能屬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任何人無權代替得了!

   早在2018年,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經過詳細考察評審,正式冊封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由時任兩會主席的韓明洙先生簽字頒授。但是,讓所有人跌破眼鏡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對“世界佛教教皇”這個崇高的地位和巨大的榮譽毫無感覺,沒有接受這個冊封,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佛教界有佛、菩薩、法王、活佛、法師、高僧大德、聖德的稱謂,不需要教皇,我是一個慚愧的修行者,擔當不了這個重任。”當世界佛教總部把接收到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呈遞給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以後,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看到權杖上有南無釋迦牟尼佛的座像,當即把教皇權杖舉起,高過自己的頭頂,以表敬重娑婆佛教教主南無釋迦牟尼佛。可沒有想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直接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退回給了世界和平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

   在本次的宣布中,Leggett主席說:“幾十年來,本會給裡根總統、印度聖雄甘地、拉賓總理以及很多國家的總統、總理頒授了世界和平獎,從沒有退回的先例, 凡是本會做出的決定並已經實施了的,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決定,絕不予以更改。……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退回教皇權杖及冊封令的做法是不成立的,世界佛教教皇權座只屬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其他任何人不得使用,此為永久性不可更變的定論!”由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還是拒絕接受,當場,Leggett主席將被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的冊封令和教皇權杖,再次交給了世界佛教總部。

   莫知尊者代表世界佛教總部,接收了兩會冊封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世界佛教教皇的冊封令及教皇權杖,表態說:“世界佛教總部認為,兩會的決定是十分正確英明的!自南無釋迦牟尼佛報化以後,就沒有一位如佛陀一樣統領大眾佛教徒的最高領袖,但是,教皇權位必須是非單一佛教派別的領袖有資質擔當的,而唯一只有統攝整個佛教的領袖——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圓滿佛教教法,符合各派認證的佛陀標準,符合佛陀本質,符合佛陀內證覺量,僅憑佛陀本質拿杵上座,上超59段,就無人能達到此標準。南無羌佛符合佛陀德境,顯密圓通、妙諳五明等,全部符合圓滿,實屬佛陀覺量。此世界無有第二位佛教聖德具此資質,僅憑發願一生義務利生,不收供養,圓融無礙,就無有聖德可及。只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才能擔負佛教教皇這一崇聖無比的重擔,導正學佛正規的途徑。因此,世界佛教總部代表佛教徒們,非常感謝世界和平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最終做出的決定。”

   下面即是世界和平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主席Suzi Leggett宣讀的兩會聯合決議: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更變的,本會拒絕退回冊封令
    當今世界佛教比較混亂,必須有一位絕對佛教領袖來統領指正方向,所有佛教徒都知道,真正世界佛教最高領袖,除了佛陀,任何大菩薩、大法王、大喇嘛、大法師,均不夠格位列世界佛教最高領袖權座。特別是,在當今整個佛教界裡面參差了許多非真實佛教性的偽假活佛、法師,致使整個世界的佛教陷入了混沌迷亂。

    對於傳統正規的佛教,也分密宗、顯宗、禪宗、淨土、大乘、小乘等等幾十個宗派,無論哪一個宗派多高的法王、大師也只能統領其自屬的宗派,而在自屬的宗派體系內,卻又混進了大量的偽假活佛、法師,不通經教,純屬外行,而冒稱高僧大德,因此,致使釋迦牟尼佛創下的正規佛教在不知不覺中摻入了非佛教、甚至邪說的教說,其主要原因是來源於當今沒有整個佛教的教主,沒有最高掌持正教、正法者。

    鑑於各宗派法王、祖師、大師均只能統領自屬的宗派,不具備此合格道行證量作為整個佛教的統領,而唯一只有佛陀身份是整個佛教統攝之皇,猶如上帝統攝天主教的一切,予以指導總綱教義。從釋迦牟尼佛史至今,世界上真正被所有各大教派認證的佛陀只有一位,就是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其由各大教派領袖、法王、攝政王、大活佛寫的認證書、附議賀函達一百多份,成為史無二人的認證壯舉,特別是其實質性的佛陀證量、五明高峰圓滿無缺,是整個佛教的第一人,無私德境受人愛敬,其佛陀的本質、體質,也只有H.H.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一人具備,世界上沒有第二位佛教高僧大德圓滿具備。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主席韓明洙與我,聯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共同經過兩年的努力,在嚴格細緻審查後正式通過,作出了最終永久不更變性的決定,於2018年1月31日正式頒發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及教皇權杖予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H.H.第三世多杰羌佛即正式升座世界佛教教皇權座。

    因此,「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及「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在2018年1月正式冊封世界佛教教皇為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但是,當時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拒絕接受冊封接杖,其理由是:“佛教界有佛、菩薩、法王、活佛、法師、高僧大德、聖德的稱謂,不需要教皇,我是一個慚愧的修行者,擔當不了這個重任。”鑑於此,世界佛教總部代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接受冊封,領走了權杖。

    但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將此冊封文及權杖退回「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及「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及「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認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及權杖是不合法度的,「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及「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已經是經過了認真嚴肅審查,決定冊封了的佛教教皇,絕不能不嚴謹而收回,這是兩會的決定,而不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個人自己能決定的。

    幾十年來,本會給裡根總統、印度聖雄甘地、拉賓總理以及很多國家的總統、總理頒授了世界和平獎,從沒有退回的先例, 凡是本會做出的決定並已經實施了的,是十分嚴肅認真的決定,絕不予以更改。故「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及「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就此事作出終極聲明: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教皇退回教皇權杖及冊封令的做法是不成立的,世界佛教教皇權座只屬於H.H.第三世多杰羌佛,其他任何人不得使用,此為永久性不可更變的定論!

    祝福世界佛教教皇H.H.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教興隆,利益世界!

附件1. 世界日報 World Journal –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授稱委員會- 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變更的_9-26-2020

附件2. ETtoday 新聞雲_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授稱委員會: 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變更的_9-24-2020

附件 3. Asian Journal–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Together with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_9-26-2020

附件4. Yahoo News 雅虎新聞_The Return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Scepter by 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Rejected_9-27-2020

附件 5. 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教教皇的部分媒體報導 Some of the News Media Coverage on the Pope of Buddhism 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News: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Together With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 Council: 
The Conferment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to 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Unchangeable
    On September 24, 2020, the Chairperson of both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and the World Peace Prize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 Council Suzi Leggett announced the ultimate resolution of the two Councils at the Holy Miracles Temple of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The return of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the Pope of Buddhism Scepter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not effectible. The title, status, and authority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belong only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cannot be exercised by anyone else.” 

      In 2018, after extensive vetting,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and the World Peace Prize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 Council officially conferred the title of Pope of Buddhism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the Pope of Buddhism Scepter was signed and presented by the then Chairperson of the two Councils Han Min Su. Nonetheless, to everyone’s surprise,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totally unmoved by the noble status and tremendous honor that came with the Pope of Buddhism title, and did not accept the confermen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aid: “Within the field of Buddhism, there are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There are titles of Dharma kings, rinpoches, Dharma masters, eminent monastics, greatly virtuous persons, and Holy Gurus. There is no need for a Pope. I am a humble cultivator. I am not able to take on such a heavy responsibility.” 

      When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presented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the Pope of Buddhism Scepter that they received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is Holiness the Buddha saw that there was a seated statuette of Namo Shakyamuni Buddha on the Scepter and immediately raised the Scepter above His own head to show respect to Namo Shakyamuni Buddha, the Lord of Buddhism of the saha world. No one would have anticipated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ctually returned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Pope Scepter directly to the two Councils. 

            In today’s announcement, Chairperson Suzi Leggett said: “Over the past several decades,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has presented the World Peace Prize to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Hon. Mahatma Gandhi, H.E. Yitzhak Rabin, and presidents and prime ministers of other nations. There has never been a precedence of retraction. All determinations made and implemented by our Councils are very solemn, serious, and absolutely cannot be changed…The return of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Scepter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deemed not effectible. The title, status, and authority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belong only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cannot be exercised by anyone else. This is a permanent and unalterable determination!” Despite the fact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till would not accept the conferment, Chairperson Leggett once again presented to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Pope Scepter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previously returned.   

      Venerable Mozhi Rinpoche represented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to receive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Pope Scepter signifying the conferment of the title of Pope of Buddhism by the two Councils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e said,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considers the decision made by the two Councils to be a remarkably proper and sagacious. Ever since Namo Shakyamuni Buddha entered parinirvana, there has not been a supreme leader who has the authority to guide all Buddhists the same way that the Buddha did. However, the authoritative position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certainly is not a role that a leader of a single Buddhist sect would have the attributes to fulfill; rather, the Pope must be a leader who has authority over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namely, a Buddha. Nam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olds the perfect teachings of Buddhism and meets the criteria used by all Buddhist sects to recognize a Buddha. His inherent nature is that of a Buddha, His unsurpassed, complete, and perfect enlightenment is that of a Buddha, and His state of virtue is that of a Buddha. Just based the accomplishment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Lifting the Pestle onto the Platform, surpassing His own base weight standard by 59 levels, no one can possibly match such a record.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lso has perfect mastery of Exoteric and Esoteric Buddhism, perfect accomplishments in the Five Vidyas, and so forth, all of which truly are attributes of the perfect enlightenment of a Buddha. No other Buddhist Holy Guru in this world possesses such qualities.

      “Just by the facts tha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vowed to benefit living beings purely on a voluntary basis and does not accept any offerings throughout His entire life, and that He possesses perfect wisdom and unimpeded accomplishments, no other Holy Guru can be of comparison. Only Nam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n take on this immensely noble, holy, and heavy responsibility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to properly guide Buddhists onto the correct path of learning Buddhism. Therefore, on behalf of Buddhists,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thanks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and the World Peace Prize Religious Leader Title Awarding Council for having made the ultimate decision.”

      Below is the statement announced by Suzi Leggett, the Chairperson of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and World Peace Prize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 Council:
The Conferment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to 
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Unchangeable,
The Return of the Conferment Decree is Deemed Not Effectible
            The field of Buddhism in today’s world is rather chaotic, there need to be a preeminent Buddhist leader of authority to lead and correctly point Buddhists to the right direction. All Buddhists know that other than a Buddha, no great Bodhisattva, great Dharma king, great lama, or great Dharma master is qualified to hold the title and status of authority to be the world’s highest leader of Buddhism. In particular, the entire field of Buddhism has now been infiltrated by many fake rinpoches and fake Dharma masters who are not true Buddhists. As a result, Buddhism all over the world has fallen into a state of chaos and confusion.

            Within the traditions and formal systems of Buddhism, there are several dozen sects, such as Esoteric, Exoteric, Zen, Pure Land, Mahayana, Theravada, and so forth. Regardless of how high the status of a Dharma king or a great master of any school may be, such a person can only lead their own school. Besides, each school of the sectarian system has also been infiltrated by a great number of fake rinpoches and fake Dharma masters. These people are amateurs who do not understand Buddhist teachings in the Sutras; yet they feign to be greatly virtuous people or eminent monastics. Thereupon, gradually and inconspicuously, evil and non-Buddhists teachings have been mixed into authentic Buddhism founded by Shakyamuni Buddha. This is mainly because there is currently no preeminent leader in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There is no supreme leader of authority to take hold of true Buddhist teachings and true Buddha Dharma.

            Since a Dharma king, patriarch, or great master of any school can only lead their own school, none of them is eligible, either in virtue or realization power, to be the authoritative leader of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Only a Buddha can be the King of the entirety of Buddhism and the authority in all Buddhist teachings and principles, in the same way the God in Christianity has authority over the entirety of Catholicism. Ever since Buddhist history in this world began with Shakyamuni Buddha,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the only Buddha who has truly been recognized by all major sects of Buddhism. A total of more than 100 documents of recognitions, corroborations, and congratulations have been formally issued by Buddhist leaders, Dharma kings, regent Dharma kings and great rinpoches of all major sects. Such a feat of recognition has never been achieved by anyone else in the history of Buddhism.

            In particular, the Pope of Buddhism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the first person in Buddhism to possess substantive holy realization power of a Buddha and perfectly flawless accomplishments at the pinnacle of the Five Vidyas. His selfless state of virtue is revered by all. His Holiness the Pope of Buddhism is also the one and only who possesses the inherent nature and physical constitution of a Buddha that no other eminent Buddhist monastic or virtuous person in this world has so perfectly attained.

            After the Chairpersons of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Han Min Su and myself, as well as the 

World Peace Prize Religious Leader Title Awarding Council spent two years vigorously examining all evidences in great detail, we have formally made the ultimate, permanent, and irreversible determination that on January 31, 2018,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the Scepter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were to be presented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at date signified the official ascent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o the authoritative throne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and the World Peace Prize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 Council had officially conferred the title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n January 2018. However, at that time, the Pope of Buddhism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refused to accept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the Pope Scepter, stating His reasons being: “Within the field of Buddhism, there are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There are titles of Dharma kings, rinpoches, Dharma masters, eminent monastics, greatly virtuous persons, and Holy Gurus. There is no need for a Pope. I am a humble cultivator. I am not able to take on such a heavy responsibility.” In light of this, the World Buddhism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took the liberty to accept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the Pope Scepter for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owever,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returned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Pope Scepter to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and the World Peace Prize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 Council. The two Councils deem the return of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Scepter to be unjustifiable. The conferring of the title of Pope of Buddhism was a determination reached by both Councils after serious and solemn vetting, and the conferment has already been implemented. Under no circumstances can we be so lacking in rigorousness to accept the return of the conferment. This decision has been made by the two Councils. This is not a decision for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o make on his own. 

            Over the past several decades,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has presented the World Peace Prize to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Hon. Mahatma Gandhi, and H.E. Yitzhak Rabin, and presidents and prime ministers of other nations. There has never been a precedence of retraction. All determinations made and implemented by our Councils are very solemn, serious, and absolutely cannot be changed. Therefore, 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and the World Peace Prize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 Council hereby issue our ultimate statement regarding this matter as follows: The return of the conferment decree and Scepter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is deemed not effectible. The title, status, and authority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belong only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cannot be exercised by anyone else. This is a permanent and unalterable determination! 

            We wish that under the Pope of Buddhism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rue Buddhism will greatly flourish, and the world will be greatly benefitted!

Attachment 1. World Journal世界日報-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授稱委員會- 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變更的_9-26-2020

Attachment 2. ETtoday 新聞雲_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暨授稱委員會: 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界佛教教皇冊封是無可變更的_9-24-2020

Attachment 3. Asian Journal–The World Peace Prize Awarding Council Together with Religious Leaders Title Awarding_9-26-2020

Attachment 4. Yahoo News 雅虎新聞_The Return of the Pope of Buddhism Scepter by 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s Rejected_9-27-2020

Attachment 5. Some of the News Media Coverage on the Pope of Buddhism 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III 對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教教皇的部分媒體報導

世界和平獎頒獎委員會和世界和平獎宗教領袖授稱委員會聯合決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退回世界佛教教皇冊封令和教皇權杖是無效的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英语:His Holiness Dorje Chang Buddha Ⅲ,中文:H.H.第三世多杰羌佛,1955年-),佛号个全称是顶圣如来第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简称第三世多杰羌佛,名义云高

此文章链接:https://ibsahq.org/news-data?id=367

#第三世多杰羌佛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新聞 | 發佈留言

義雲高 英國駐美使館受獎ー2004-02-26華盛頓新聞

點閱: 42

 被喻為近代榮獲最高殊榮的藝術家,華裔子民也為之引以為榮的韻雕藝術大師義雲高大師及夫人王玉花教授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主席菲力浦·金和院長布朗登·奈南的陪同下,在英國駐美國大使館接受頒授「Fellowship」後留影。    義雲高大師的作品於上月正式通過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鑑定,「確認義雲高大師超越自然創造出生命中所無法言喻、非凡間之美的藝術傑作」。

義雲高 大師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大力王尊者」由英國收藏家以7200萬台幣獲得創在世畫家最高成交紀錄
「子必依論」則創全球佛書最高價
【台北訊】 甄藏國際藝術公司昨日舉行秋季拍賣會,義雲高大師的水墨畫精品《大力王尊者》最後以新台幣七千二百萬元的驚人天價,由英國書畫收藏家奈勒獲得,創造在世畫家最高成交紀錄。
這幅《大力王尊者》精品即是結合工筆與寫意的精品畫作,細膩的線條勾勒出大力王尊者孔武有力的肌肉,全身脈絡血管清晰可見,身上穿繞著薄如蟬翼的細紗,其工筆技巧登峰造極令人嘆為觀止。
《大力王尊者》精品中的寫意部分,充分展示了大師在藝術實踐中覺悟本來面目與自然宇宙一體之真源,而成聖者之境,達到內心世界與大自然的渾然一體性,攬大千世界於胸中,恒萬法於毫端,蒼潤妙韻,意趣天成,格高境大,超凡入聖。隨圖還附有世界佛教協會鑑定蓋章,義雲高大師親筆書寫、親手蓋上金印指紋的手本真跡保證書。
義雲高大師的經典佳作《威震》在今年五月,亦由甄藏以美金二百十二萬元的天價拍賣,轟動世界藝壇。他的書畫藝術無論是格調的高雅,品類的全方位,種類的繁多,技法的無窮,都達到了前無古人的高度。
【台北訊】甄藏國際藝術公司昨日的拍賣又一創舉,拍賣當今藏密最高女法王阿王諾布帕母的黃金版法著《子必依論》,以新台幣一千五百五十六萬元,折合美金四十七萬三千三百零七元,由最高競價者所獲得,創下全球佛書的最高價。
民國八十七年釋衍慧法師得到這套偉大佛書只想要印發流傳,而發生盜版事件,在衍慧法師公開道歉認錯後,並拿出六百萬新台幣供養帕母以表示謝罪,帕母分文不收,當時讓出版社撤回告訴,充分展現大成就者一切為利益眾生的慈悲襟懷。

義雲高大師的水墨畫精品《大力王尊者》(圖左)昨日以新台幣七千二百萬元的天價拍賣成交,右圖為阿王諾布帕母所著,以黃金精造的《子必依論》佛書,亦以一千五百五十六萬元的高價拍成。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3.png
義雲高水墨畫‧佛書拍賣再創高價

〈中央社台北十日電〉甄藏藝術品拍賣公司日前拍賣大陸知名畫家義雲高畫作「大力王尊者」,創下新台幣七千二百萬天價,引起畫壇高度重視,但隨後有業者指稱這是「假交易」、「宗教藝術」,所以價格才高,但他在台弟子指出,批評者崇洋心態值得商榷。 ・・・

【台北訊】甄藏藝術品拍賣公司日前拍賣大陸知名畫家義雲高畫作「大力王尊者」,創下新台幣七千二百萬天價,引起畫壇高度重視,但隨後有業者指稱這是「宗教藝術」,所以價格才高,但他在台弟子指出,批評者崇洋心態值得商榷。
日前在創下這項在世畫家最高國畫拍賣價後,有媒體報導,義雲高的畫作不能與郎世寧帶有洋味的中國畫來比,也有部分人士宣稱,洋人所作的中國畫才能賣得天價。
義雲高在台弟子指出,這種言論讓人覺得可悲。純粹就繪畫而言,中國畫不僅不遜於西畫,反而由於其中蘊涵的五千年歷史及文化,中國畫遠較於西畫富有表現力及內涵,因此中國畫的收藏價值也高於西畫。
他並指出,義雲高的書畫集多種流派及技法,匯融自我風格於一身,並曾出版「義雲高大師畫集」和多種論著,在中國大陸與美國均有高度評價。
義雲高曾擔任中國教科文國畫研究會會長,研究會其他重要人士包括:謝稚柳、周穎南、吳丈署、錢群匋、梁漱冥、萬籟鳴、臧克家等藝術大家。

義雲高大師 – 大陸知名畫家創天價 業者稱宗教藝術?

義雲高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威震全台喊價3000萬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新聞 | 標籤: , , | 發佈留言

義雲高大師弟子呼籲中國畫不能再自卑了

點閱: 40

義雲高大師弟子呼籲中國畫不能再自卑了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金門 晚報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十二月五日星期二
3版金門 新聞
中國畫不能再自卑了


  在三四十年代的上海,外國人曾將華人與狗並列,但是,想不到在六七十年後的今天,在整個中華民族以其智慧和勤勞,在政治、經濟、科學、文化與藝術等方面的成就贏得全世界尊敬的同時,我們當中的一些中國人依然自己貶低自己,樂於當一個與狗並稱的一族。
  比如,就書畫藝術而言,中國的書畫藝術數千年來以其固有的技法以及蘊於其中的歷史和文化傳統,成為世界繪畫藝術寶庫中的瑰寶,但是,西畫的價格卻遠遠超過中國畫幾十倍甚至幾千倍,這本是極不應該的,也是極不正常的,但這一不合情理的現實卻被某些自卑為華人似狗一樣的中國人視為理所當然,在他們的心底裡,中國人就是東亞病夫,就如狗一樣的低賤,中國人的藝術永遠是低於洋人的,中國畫絕不應該超過西畫。於是,一旦中國書畫的價格上去了,這些毫無民族尊嚴,長著一身低賤狗骨的人便竭盡誹謗、詆毀之能事,或找出一些毫不相干的理由,謗誣這種正常的畫價為不正常,極力體現他的奴隸心態。
  就拿日前甄藏藝術品拍賣有限公司拍賣的義雲高大師的「大力王尊者」來說,該作品以七千二百萬台幣賣出,這本是一場正常的拍賣,更是一件值得中華民族引以為榮的事情,但是,卻偏偏有些天然奴性的中國人不高興了,在他們的眼裡,中國畫的價格與西畫的價格一樣了,便是不正常了,他們便要為他們的洋人主子鳴不平了,於是乎便把繳納了上千萬稅收的正當買賣說成是「假交易」,繼而更說「這是宗教藝術」,所以價格才高,有的更拿出那個洋人郎世寧的帶有洋味的中國畫來比,以為洋人的中國畫才能達到這麼高,而中國人的中國畫怎麼也能這樣高呢?看到這種種奴隸的行為,真讓人覺得他們既可悲又可憐。純粹就繪畫而言,中國畫不僅不遜於西畫,反而由於其中蘊涵的五千年歷史及文化,中國畫遠較於西畫富有表現力及內涵,因此中國畫的收藏價值也高於西畫,只是由於近代西方經濟發展較快,才導致目前中西畫價格被大大扭曲的極不合理的局面。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義雲高大師,以他的藝術才華確立了中國畫在世界畫壇的地位,卻反遭一些跳梁小丑,民族敗類的賤骨頭大驚小怪:中國畫怎麼有資格超西畫?試想:中國畫又為什麼不能超西畫呢?
  眾所週知,藝術給人以美感享受,宗教則教人思受和體證解脫,藝術與宗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回事。就算退一萬步,存在所謂的宗教藝術,那也是張大千先生的敦煌佛像和飛天、弘一大師的書畫以及西藏的唐卡,為什麼這些宗教藝術沒有出現過高價值呢?有哪一張作品賣出過百萬美金高價?不錯,義雲高大師不僅是一位藝術大師,也是當今佛教的巨匠大師,但佛教並不能代表藝術,如班禪、達賴、梵蒂岡的教皇、弘一大師、太虛大師他們的書法,又有哪一張宗教東西賣出過高價?而那些專門畫佛菩薩像的畫家們的作品,僅數百或數千元台幣便可隨處買到,試問,這些宗教意義的作品的價格哪一張進入了國際畫壇呢?況且,宗教藝術與義雲高大師的藝術更是毫不沾邊,義雲高大師的書畫藝術是中國書畫藝術的精華所聚,義雲高大師是集多種流派及技法並匯融自我風格於一身的大家,其道德文章更是登峰造極,諸位如果通讀一下【義雲高大師畫集】和大師其它多種論著,便可一目了然。
  早在一九八六年,義雲高大師即擔任中國教科文國畫研究會會長,當時該研究會的其他領導人如名譽會長、顧問、副會長有謝稚柳、周穎南、吳丈署、錢君匋、梁漱冥、萬籟鳴、臧克家等藝術大家,義雲高大師在書畫藝術界的地位之高由此可見其證。不但如此,大師本人所得到的成就也是歷代書畫名家所未曾達到的:
  第一, 世界上沒有一個畫家達到48個國家和地區5612位專家學者定論的唯一的特級國際大師(元首級榮位),其證書由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簽發。他是唯一達到的;
  第二, 世界上沒有一個畫家達到美國加州州政府及舊金山市政府同一天宣佈公元2000年3月8日列為大師日,他是唯一達到的。
  第三, 中國畫家沒有一個活著在世就由政府修建了歷史上唯一的七館一部的大型藝術館──義雲高大師館陳列其作品,他是唯一達到的;
  第四, 世界上沒有一個畫家達到世界各國416個協會及寺廟2137位高僧大德投票推舉為正宗佛教顯密圓通大師,得票率為99.6%,他是唯一達到的;
  第五, 世界上沒有一個畫家的作品達到世界佛教協會為其作品的精品真跡鑒定確定擔保,法定:凡真跡精品畫上拍賣時,世界佛教協會均蓋印,由主席於手本上簽字,保證其質量。他是唯一達到的;
  第六, 在全世界,義雲高大師得到九十二所大學頒予博士學位和教授,其中四所大學授予教授職稱,他也是唯一達到的。
  試想一下,如果義雲高大師不是一位真正的史無前例的道德文章藝術大家,中國政府怎麼會為他修建以大師的名字命名的藝術館呢?這也是數千年來中國政府唯一為在世的人而建的大師館,在該藝術館的七館一部中,有五個館和一個迴廊部都是陳列大師的不同技法和風格的書畫藝術作品,第六館展示大師的哲學和文學等方面的造詣,第七館則陳列世界各國的讚譽品。在整個大師館中,都是書畫藝術哲言道德文章,而沒有一點宗教的煙火氣氛,這怎麼能誣蔑成宗教藝術呢?而且,拿世界上任何一個畫家來與義雲高大師相比較,有哪一個畫家的繪畫技法和種類有義雲高大師廣呢?有哪一個畫家的成就有義雲高大師全面呢?又有哪一個畫家有義雲高大師的地位高呢?某些低賤狗骨之士能找出一本畫集來比量一下嗎?正因為大師獨步古今的道德風範及全方位的傑出成就,大師畫作的收藏價值極高。如果按實際價值來說,甄藏公司拍賣的這張畫,就是賣出兩千萬美金也還是太低了,因為即便如此,都還沒有達到西畫的高價位,難道我們中國人就這一點價位名份都沒有嗎?

義雲高弟子呼籲中國畫不能再自卑了

Facebook Comments
分類: 新聞 | 標籤: , , | 發佈留言